邮箱登录   English | 中文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家观点> 内容[返回]

能源基础设施互联在非洲将大有可为

字体: | 默认

 

 非洲电力基础设施难以整合有两大原因:成本和技术。

 要解决这两个问题,实现非洲基础设施发展计划(PIDA)与非洲“2063议程”提及的目标,尽快实现电力设施互联互通尤为关键。因为这不仅可以通过规模效应,降低发电和传输的成本,还有望通过互联形成机制,解决现有各个区域的技术壁垒。

    非洲的电力互联工作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开始,最初,刚果和赞比亚进行了电力互联。此后,肯尼亚、乌干达、津巴布韦也都开展了类似的互联。

    电力基础设施的互联在20世纪70年代得到进一步发展。当时,非洲电力生产、传输和配送企业联盟(UPDEA)成立,在这个由非洲主要电力企业组成的组织的推动下,北部非洲电力联合体(COMELEC),南部非洲电力联营机构(SAPP)、西部非洲电力联营机构(WAPP)、中部非洲电力联营机构(CAPP)和东部非洲电力联营机构(EAPP)在1995年后相继出现。

    当前,南部非洲电力联营机构规模最大,占非洲大陆当前总装机的大部分,同时,北非电力联合体的规模也很大,而东部和西部电力联合体的规模就小很多。

    这与非洲不同的地域差别直接相关。北非地区因为靠近地中海,更容易获得能源资源,因此电力供应成本相对较低,但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国家,由于历史、经济和区位等原因,电力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,这导致了电力生产与交易成本的增加。

    要解决这个问题,一种可行的途径就是构建能源互联网——将不同电力联营机构通过跨区域电网相连接,让不同地区的能源资源实现优化配置,并通过规模效应,降低整体发电和传输的成本。

    在小范围内建立电力联营机构,调节区域内各国电力不平衡,对非洲各国来说已不是难题。而建立能源互联网,实现跨区域、大范围的互联互通,仍然存在技术瓶颈。

    这种瓶颈,主要因为技术标准无法统一。非洲现有的五个电力联营机构中,实行的技术标准不尽相同。这正是各国电力互联难以继续扩大的原因所在。而事实上,当前全球诸多公司的标准都存在差别,因此,统一某几个公司或某几个区域之间的技术,仍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而应借助全球能源互联互通的契机,制定全球统一的技术标准,从而解决技术壁垒的问题。